顾安安的鱼

长安不见,北望迢迢

求在这个本丸不死的方法2

*本丸没有审神者

*cp未定

*有暗堕和碎刀情节

*极度OOC

--------------------------------------------------------------------------------

黑衣的付丧神朝小乌伸出手“来,吾带你去熟悉下本丸。”

小乌丸背对锻刀室的门而站,春日的阳光从背后洒进来,给他的身影渡上一层金边,脸上的笑容在这样的阳光下显得无害而温暖,让人十分有想要去信任的欲望。

至少小乌是这样想的。他十分开心的把自己的手伸过去,眼睛亮晶晶的“好的,父亲大人!”

“等等!”长谷部大喊出声。

已经快走出锻刀室的两振刀一起回头看着他,长谷部在四只眼睛的注视下说出自己的目的“我跟你们一起去。”

“当然可以,长谷部殿。”小乌丸笑着说。

 

“哇——”

白色的物体猛然从万叶樱上挂下,吓到了树下正在做游戏的短刀。正在吹泡泡逗小老虎的五虎退手一抖,泡泡水打翻在了乱的裙子上,顿时眼泪汪汪;小天狗今剑脚下一滑,摇摇晃晃的站稳,厚就不行了,直接倒在了秋田身上。

“被吓到了吗。”

“鹤丸殿。”药研摸摸眼泪汪汪的五虎退的头,眼镜反射出一道白光“手合吗?”

“呃——”他可以说不想吗,鹤丸国永想着,他一点都不想跟粟田口手合,眼睛一转,看到拐角处走过来的几振刀剑,“哎?有新同伴来了!”

“哎哎?”被转移了注意力的短刀迅速看向新来的同伴。小老虎在几人到来时就竖起了耳朵,跟有些羞涩胆怯的主人不同,一只小老虎直接跑到小乌脚边蹭了蹭耳朵,蹲在下来,歪着头冲他嗷呜了一声。

小乌蹲下身,小心翼翼的摸摸小老虎的耳朵,在没有得到挣扎后十分开心的从头摸到尾。“看来小虎很喜欢你呢。”五虎退也蹲下来“我叫五虎退,是、是粟田口一派的短刀。”

“好、好可爱......”沉迷在小老虎绵绵软软的绒毛中的小乌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很快反应过来,对待未来一起作战的同伴可不能是这种态度!

于是他有些严肃的板起脸,努力让自己显得可靠一些“你好,我叫小乌,平安时期的太刀,请、请多指教。”

在两个小家伙蹲在地上说话的当口,长谷部已经为其他几振刀剑简单说明了情况,然后鹤丸发出了和长谷部一样的疑问,不同的是长谷部只是想想,而他就直接问了出来“时之政府在干嘛?”

“不知道。”长谷部摇摇头。

而另一边,乱歪着头看着眼前跟他差不多高的太刀,露出了灿烂的微笑。跟其他短刀相互介绍完的小乌愣愣的看着眼前橘色长发蓝色短裙的少女,突然反应过来,刀剑付丧神都是男子,那这个就是——

他的呼吸突然急促起来,脸上带着浅浅的红晕“主、主殿,请恕我刚才.......”

“我不是主殿哦。”乱打断他的话,笑容里多出几分艳色“我是刀剑男士哦。想看看我裙下有什么吗?”

不想!小乌下意识后退一步,反应过来后像被雨滴打湿的花瓣一样迅速颓丧了下来,又对同伴失礼了,太、太失态了!

正在苦恼的小乌感觉肩上被谁拍了一下,回头正对上小乌丸红色的眼眸“现在去饭厅的话,刚好可以赶上午饭。”

“嗯,远征部队也快回来了,刚好可以赶上。”长谷部摸着下巴接到,唉?远征部队?等等。他看向小乌,而小乌此时已经叫出声“好的,父亲大人。”

“等等”一旁观看良久的鹤丸国永终于忍不住了,他上前一步,眼睛因惊讶而微微瞪大“父亲大人?”

“对啊。”小乌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丝毫没有意识到问题在哪儿。

“那个——刀剑是没有父亲的,如果非要说的话应该算是把我们锻造出来的刀匠。”药研推推眼镜,十分热心的给同伴解释。

啊?小乌求救般地看向长谷部,在得到一个肯定的点头后又看看小乌丸,然后十分失落的低下头。刚在同伴面前失态又被告知父亲是假的,这种打击让太刀眼中浮现了浅浅的水波。

然后小乌丸得到了其他同僚谴责的眼神,他挑挑眉,本来只是想看看这个分灵蠢到什么程度顺便恶心一下源氏而已,没想到这个分灵还真傻傻的相信,这样看来似乎本体并未给予分灵多少记忆。

使本来的样子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呢。小乌丸不知道。

看够了的鹤丸走到小乌面前,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然后弯下身看着他被头发遮住的脸“现在要去吃饭了哦。”

小乌抬头看着他,点点头,又回头看了看小乌丸,然后立刻把头转过去。不行!更伤心了!QAQ

其他刀剑有些谴责的看向小乌丸,小乌丸笑眯眯地不为所动。

可能小孩子之间友谊来的比较快,在到达饭厅短短的时间里小乌已经和几振短刀各自熟悉起来,忘记了刚才的尴尬,可在看到饭厅门口并排站立的两振刀剑时瞬间停下了脚步,零碎的记忆迅速在脑子里炸开。

对小乌的停步感到疑惑的短刀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饭厅门口站立的,正是远征归来的源氏重宝,髭切和膝丸。

 


评论(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