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安安的鱼

长安不见,北望迢迢

求在这个本丸不死的方法

*本丸没有审神者

*cp未定

*有暗堕和碎刀情节

*极度ooc

---------------------------------------------------------------------------------

小乌的被褥在髭切和膝丸中间,刚铺好的被褥看起来软软的,他忍不住躺上去抱着被子滚了一圈,柔软的被褥似乎还带着阳光的香气。

然后就被膝丸揉了头发。

小乌默默抱紧了自己的被子,短发经过刚才一番蹂躏看起来柔软蓬松,这让他看起来像一只软软的小奶猫。

膝丸无语地看着他,两人对视一会后,他又揉了揉小乌的头发,也躺进了自己的被褥里“快睡吧。”

髭切早早的躺进了被褥里,闭着眼睛似乎早就睡了。

以为时间过早会睡不着的小乌比他想象中的更快入睡,膝丸忍不住咂咂嘴“这么快。”

髭切睁开眼睛,金色的眼眸在昏暗房间中闪着光“弟弟丸很喜欢乌鸦啊。”

“是弟弟啊。”膝丸仰躺在被褥间,看着天花板“虽然不知道他记住了多少,不过兄弟间就该亲亲密密的嘛。”

髭切闭上眼睛,翻了个身,声音里满是困乏“睡吧,熬夜丸。”

“我没有熬夜啊。阿尼甲又忘了我名字了。”膝丸嘟囔着,坠入梦乡。

小乌意味自己会一觉睡到天亮,睁开眼睛发现尚在半夜。

做梦了。梦里有人一直在耳边说着话,但是记不清,有水从身下漫上来,见渐渐漫过鼻腔,顺着鼻腔灌入肺部。

然后就醒了。

小乌翻了个身,廊上纸灯笼的烛光在纸门上影影约约映出阴影。他抬起头往周围看了看,太刀的侦查值只能看出屋内家具隐约的轮廓。

睡不着了。他把半张脸埋进被子里,又忍不住拿脸颊在软软的被子上蹭了蹭。

他穿的睡衣是膝丸的,是十分柔软的面料,太刀的睡衣对于身形和短刀差不多的小乌来说有点大,在睡梦中在被褥里裹成一团,有点热。

小乌在被子里挣了挣,没挣开,反倒是髭切醒了。

“睡得那么早,还没睡着?”髭切翻了个身,面向小乌,眼眸里一派清明,不似刚醒。

你到底睡没睡着?小乌十分想问,他想了想,点点头。

髭切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捏了捏小乌的脸颊,又缩回去“睡吧。”

小乌模模糊糊看着髭切翻过身,没了动静。是睡着了吗?他趴在床上,下巴抵在枕头上。

他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看着面前黑暗的房间,过了一会儿,撇撇嘴。

什么都看不见嘛!

他把脸埋进柔软而蓬松的枕头里,又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早晨膝丸醒的很早,当他揉着眼睛准备履行兄长职责叫醒赖床的弟弟时,发现小乌的床铺上多了一个人。

唉?

被褥裹得严严实实的,只有几丝金色发丝露在外面,膝丸看见那一团突起动了动,然后金色脑袋钻出来“唉!阿尼甲?!”

髭切打了个哈欠,笑眯眯地将手指抵在唇边,膝丸捂着嘴点点头,十分小心的把被子掀开。

可小乌已经醒了。

 

他迷迷糊糊的从被子里钻出来,跟两兄弟打了个招呼,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连声音也变得软软呼呼的。

膝丸摸了摸他的头,有些担心,毕竟小乌脸色看起来有点苍白“昨晚没睡好?”

正在收拾的髭切闻言转回头,他看着不住打哈欠的小乌“你昨晚没睡好?”

小乌又打了个哈欠“大概吧。”

他昨晚睡过去后一直断断续续的做梦,迷迷糊糊直到天亮,脑袋很疼。他以为自己会再次在夜间醒来,结果睁开眼发现已天亮,连髭切什么时候钻进自己被子里都不知道。

脑子像团浆糊一样,直到推开门,被清晨的冷风糊了一脸才清醒过来。

回廊里传来啪哒啪哒的脚步声,小天狗蹦跳到小乌身边,用十分清脆的声音打了个招呼,小乌几乎是下意识的回了过去。小天狗拉着他的手,红色的眼眸里是十足的兴奋,小乌听见他凑在自己耳边像和朋友分享小秘密一样,又因兴奋忍不住扬起了声音:

“小乌小乌,今天是我们两个一起出阵哦~”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