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安安的鱼

长安不见,北望迢迢

求在本丸不死的方法

懒得打前提了

ooc 慎入!!!!



在没有审神者存在的本丸里,季节是随着外界变化而变化的,但天气变化太大了就很苦恼。太热了很烦,太冷了很烦,雨下的太大了也很烦。

从昨夜就开始下雨了,开始夜空中乌云滚滚,风吹的树叶沙沙作响,而后雨声由远而近,用力的打在屋顶树叶上,跟有人在外头敲锣打鼓似的,扰的人睡不着觉。早晨起来雨还在下,庭院里积了一层水,外出活动被迫禁止。

小乌抱着双膝呆在廊下发呆。监护人们在屋里谈天说地,实在无聊就出来透透气,结果出来了就想呆在外头不回去了。

实在太无聊时大脑会不由自主的放松对一部分记忆的管控,前几天宴会的记忆在此时十分煞风景的在脑子里孵出来。

只是一杯清酒而已,就醉的自己找不着北了。

不,付丧神想了想,北还是能找着的,就是认不清人了而已。

抱着小乌丸控诉被骗了还情有可原,但是拉着抱着自己回屋的膝丸叫‘小乌丸’就十分不能被原谅了,还迷迷糊糊说了些什么记不清了的话。被酒精腐蚀并且到现在都没恢复目测以后也想不起来的脑子告诉他,还是不要想起来的好QAQ

太羞耻了!付丧神拿书捂住发烫的脸。

“小乌?”

身后有人叫他,还没来得及拿下书回头看,那人便坐在他身边。

黑发赤脚的乌鸦童子作为本丸之父,十分关心儿子们。上到三日月莺丸等逃番迷路,中到一期一振鹤丸等常年手合,下到小短刀们被吓到了又闯祸了想买东西了作业不会做了等等。

“书看不懂吗?”小乌丸跃跃欲试,“要不要为父给你讲讲?”

太刀本体短刀身不知道归类于哪个组的付丧神看了看手中书册的封皮,源氏物语明晃晃的挂在上面。

上次宿醉醒来,头疼欲裂,迷迷糊糊时被膝丸往怀里塞了一本书,要好好看哦,薄绿发色的兄长这样吩咐道。

你能行吗?就算现在脑子不清楚也都知道这振刀绝不会好好讲解源氏物语。

接收到付丧神眼中十分明显的疑问的小乌丸拿出了常用的老父亲般慈祥的微笑,可以哦。

好吧,小乌将信将疑的把书递给他。

拿到书的小乌丸没有开始讲解,而是开始给小乌讲一些过去的事。

历史是一个很有趣的东西,有些东西周而复始,有些东西出乎想象担又确实发生。但讲解历史却是一个不简单的事情,讲得好就像香茶美酒,回味无穷耐人寻味,讲得不好就像催眠香,安眠入睡是一把好手。

不知道小乌丸是故意的还是怎么地,反正小乌听的头直点。

意识在水里一上一下浮动,模糊间有人问他,知道源氏物语讲的是什么故事吗。

光源氏的故事,小乌嘟嘟囔囔地答道,也不知被听清了多少。

在彻底睡着的前一秒,声音给出了答案。“其实源氏物语讲的是这样的故事......”

彻底睡着了。

 


评论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