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安安的鱼

长安不见,北望迢迢

求在这个本丸不死的方法

小乌那天是被髭切提着衣领拎回屋的。迷迷糊糊坐着睡着,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前倒,小乌丸抓住衣领把人抓回来。膝丸从门里探出头,看到小乌丸撇撇嘴,转头问小乌有没有把书看完。

小乌点点头,看完了。膝丸又问,讲的是什么?

什么来着?刚才迷迷糊糊什么也都没记住,傻眼了。偏偏这时髭切蹲在他后头,笑眯眯的问“你们刚才在干什么呢?”

聊天。

啊,聊天啊。髭切偏过头,冲小乌丸笑的更灿烂了,你怎么还不走!

小乌丸回笑过去,偏不,这儿挺好的。

读懂空气的膝丸和有些读不懂空气的小乌在一旁安安静静。假笑完的两振刀头一撇,各自走各自的,髭切顺手拉住小乌的衣领准备拉回去,衣领勒着脖子不舒服,小乌挣扎了一下,髭切顿了顿,改成拎。

膝丸跟在后头,有些担心的看着被兄长拎着的太刀,想上前劝劝,想了想又退回去,自己纠结着。

小乌被放在榻榻米上,刚放下立刻爬起来乖乖坐好。髭切拿过来一张政府公文,递给小乌。

公文上写,有个暗黑本丸需要清理,要本丸里派出几振刀跟着其他审神者前去清理。

“你跟我们一起去。”

髭切对着小乌笑笑,“不去的话,斩了你哦~”

 

带队的审神者是时之政府有名的战斗型审神者,据说曾在战场上有过单人持刀斩下三名溯行军的战绩,这位审神者一直是圈子里的风云人物,战斗力强悍,却是一个身高不足一米六的萌妹子。

她带来了两振刀,压切长谷部和小狐丸,狐之助曾劝她多带几振,毕竟暗黑本丸的实力也不容小觑。审神者一脚踩桌,头一扬,带那么多刀剑干嘛,我自己上就够了!

小乌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位审神者,刚见面时她拿一种十分惊奇的眼光看着自己,就跟曾经万屋那些审神者看自己的眼神一样。

“果然不一样啊,一直听他们在论坛上说还没自己亲眼看过呢。”

压切长谷部朝这边看了一眼,皱了皱眉,“主公,听说那个本丸是因为灵力有些问题才会出现这种情况,还是不要过多接触为好。”

前不久,审神者论坛上出现一个帖子,说有个本丸的小乌身形跟短刀差不多,还配了图,一时间议论纷纷,最后政府出面,说是因为灵力原因,影响不大。

“啊,算了算了,现在——”

她手一挥,“战斗!”


评论(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