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安安的鱼

长安不见,北望迢迢

求在这个本丸不死的方法3

*本丸没有审神者

*极度ooc

*cp未定

*有暗堕和碎刀情节

--------------------------------------------------------------------------------

金色短发在阳光下微微闪光,看上去十分宁静的眼眸弯了弯,他拉了拉身上的外套,声音十分绵软“哦呀,是新的同伴呢。”

冷气几乎立刻从脚底升腾起来,然后入侵血管,顺着血液将身体各处冻结。

......

“这仿刀还不错嘛。”记忆中有人将他握在手上,目光上下打量,发出一声叹息“到底不如啊。”

“既不是同刀匠,又不是同刀派,算什么兄弟。”

“我弟弟可不是你哦。”

“仿刀就该有仿刀的自觉嘛。”

“变成鬼可是会被斩了的哦。”

雪白的刀锋劈空而下,直直斩向另一把相似的太刀。

......

“你还好吗?”额头上搭上一只手,从掌心处传来的温暖让小乌回了神,薄绿发色的付丧神微微弯下腰,金色眼眸中带着些许担忧。

小乌愣愣的看着他,下意识将头在其手心蹭蹭,感觉到那人有一瞬间的僵硬。

见小乌看着自己发愣,膝丸又问了一遍。小乌下意识的想回答,眼角余光瞟到另一边笑眯眯看着自己的太刀时像触了电一般迅速后退,被身后的今剑扶住。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咳。”长谷部不得不打断眼前这种尴尬的气氛“烛台切已经把午饭摆好了,先吃饭再说其他事。”

膝丸看了看几乎躲在小乌丸背后的小乌,视线上移,对上付丧神红色眼眸时冷哼了一声,然后转过头去,跟着髭切落座。

小乌在进饭厅的一瞬间便感觉到了数道落在自己这里的目光,这让他有些不适应的往小乌丸身后躲了躲。

即使刚刚自己对于父亲的期望落空,可小乌丸到底是自己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位同伴,甚至是长辈。

短刀们在进饭厅时纷纷跑到了自家兄长那里,被留下的小乌在手足无措间下意识的拉住了小乌丸的衣角,而小乌丸也十分顺从的将新生付丧神拉到了自己座位上。

“啊,被抢先了啊,本来还想让他过来呢。”看到这一幕的今剑有些闷闷不乐地戳着碗里的米饭。

“为什么呢?”石切丸问道。明明刚认识不久不是吗。

“哎!为什么不!明明那么可爱!”

“哈哈哈,年轻真好啊。”茶水不离身的三日月宗进得到了三条家其他成员难以言喻的眼神。明明你是最小的好吧!说什么老爷爷!

膝丸死死盯着小乌丸,差点折断筷子。髭切笑眯眯的提醒他“生气丸,筷子快断了哦。”

膝丸赶紧放松了力道,给兄长夹菜,一边不住的往旁边看。

“夹菜丸不是很讨厌乌鸦吗?”

“其实.....不算很讨厌啦。”膝丸下意识摸了摸腰间的刀柄“只是不太熟悉而已。”他摇了摇头,笑道“毕竟说话不太多嘛。”

“不过,现在的话——”此时小乌正在埋头努力扒饭,两颊像松鼠一样鼓鼓的,看上去十分好欺负。

“——不知道本体那边是什么状况,既然记忆不完全的话,重新开始也没关系。等等——”就在说话时,小乌丸捏了捏小乌的脸颊,在脸颊上留下浅浅的红晕,而后还带着挑衅意味看了过来。“平家乌鸦在干什么!那明明是我们源氏的刀!”

“啊——乌鸦还真是讨厌呢。”髭切看着那边,慢吞吞的开口。由于小乌丸和小乌都有乌鸦有联系,一瞬间,膝丸竟不能分清髭切说的到底是哪个。

午饭在十分奇特的氛围中结束,将饭厅收拾完毕,直觉告诉长谷部,接下来的事情将更加难以处理。

在面对新人小乌住宿问题上,源氏重宝和日本刀之父表现出极大的分歧,为了不让饭厅被毁从而多出一笔开支,长谷部将本丸几振能管事的刀剑留了下来。

“小乌是源氏的刀剑,当然跟我们住一起。”

小乌丸反驳回去“他也是我平氏的刀。”

“他是我弟弟。”

小乌丸嗤笑“仿刀而已。”

膝丸有些担心的看了看跪坐在烛台切旁边的小乌,不确定他到底听进去了多少。刚刚准备重新开始,可不能被平家乌鸦破坏了。

对于小乌,膝丸的感情一直很复杂。感谢小乌在自己不在兄长身边时的陪伴,也有心将其当弟弟看待,可也知道,在膝丸出现的时候,小乌作为仿刀的意义便消失了,当真正的源氏重宝出现,作为替代品随时可以被放弃,即使被叛臣带到了平家,依然摆脱不了源氏的烙印。

在后来源平两家看到的小乌,用沉默来应对外界的言语,也不甚在意其他,在交战中也能毫不留情的斩下。再到后来,源氏胜,平家衰,刀剑沉海,再无交集。

膝丸收回眼神,看着眼前气定神闲的小乌丸。他可不相信这只乌鸦跟小乌关系有这么好!

“小乌叫我父亲,难道父亲不可以跟儿子住在一起吗?”小乌丸似笑非笑的看向对面,眼里十分应景的浮现老父亲欲抒发爱意却受阻的受伤,看得膝丸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父亲?”

从一开始便一直笑眯眯喝茶的髭切终于开口,放下茶杯跟膝丸一起看向小乌。

长谷部扶了扶额,有些头疼的将锻刀室发生的事向同伴解释清楚。

一直低头不知道想什么的小乌抬头,对上髭切金色猫瞳时又飞快的把头埋得更深了。对到髭切,他总有种十分想要躲避的本能。

髭切心满意足的收回了目光。

纠结于小乌对小乌丸称呼的膝丸没有注意到这些,“什么父亲大人!”他气鼓鼓的对小乌说,样子十足像一个生怕弟弟被坏人骗了的操心兄长“他才不是父亲!别被骗了!”

欣赏够了源氏笑话的小乌丸施施然起身“算了,不争了,你们安排吧。”他又笑了笑“反正都在一个本丸里。”

等快要出去时,他又回身,冲着小乌说“要经常过来看望我这个老人家啊,小乌。”

“才不去!————”他十分心满意足的将膝丸的不满关在了身后。

得到结果的付丧神散去,小乌跟着源氏兄弟来到了他们的部屋,然后十分紧张的等待着对方的安排。

“咳咳。”膝丸觉得在安排之前,他十分有必要让这段关系重新得到审视,于是他伸手摸了摸小乌软软的头发,尽力露出十分温和的笑容,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柔和“小乌,我叫膝丸,是你兄长。”

“叫尼桑。”

才不要!小乌抱紧了自己的本体,下意识鼓起了脸颊,又被骗了怎么办!

 

评论(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