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安安的鱼

长安不见,北望迢迢

求在这个本丸不死的方法

+本丸没有审神者

+cp未定

+有暗堕和碎刀情节

+极度ooc

--------------------------------------------------------------------------------

第五章

第一部队,队长烛台切光忠,今剑,小乌。

看着出阵名单的小乌有些疑惑,他仔仔细细打量了一下名单上其他两个人。

烛台切察觉到他的目光,低下头看着他。黑衣的付丧神虽然只露出单边金色眼睛,穿着黑色修身的出阵服,浑身缠绕着属于刀剑的久经沙场的冰冷和肃杀,看着十分不好惹,但金色眼眸里的温柔和唇边恰到好处的弧度让他看起来十分温和“怎么了?”

小乌摇了摇头。

膝丸弯下腰替小乌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衣领,抬起头看向另一振太刀,微微颔首“烛台切殿,拜托了。”

小天狗欢快的抱住初次出阵的同伴“嘛嘛,我可是天狗哟~很厉害的~我会保护你的~”

被一振与自己身量差不多的刀说着保护的小乌脸颊有些发红,也许是害羞“谢谢你。”他十分认真的看着今剑,眼睛里带着十足的感谢“你可真是个好人。”

今剑呆了呆,回头看向笑眯眯看着这边的髭切,他、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今剑?”小乌有些疑惑的拿手在他眼前晃晃“怎么了?”

烛台切站在金色罗盘前,回头喊他们两个。

金色的光芒升起,包裹住三个付丧神,将它们传送至设定好的时代。光芒消失,眼前的空地上也没了身影。

髭切笑眯眯地看着膝丸“弟弟丸很担心乌鸦嘛~”

才没有呢!下意识反驳的膝丸回过神来“阿尼甲,那是弟弟啦。等、等,阿尼甲!你又忘了我名字了!”

哎?髭切歪歪头,在膝丸阿尼甲不要卖萌啦的声音中说出了让欧豆豆哭泣的话“嘛,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会心一击!膝丸崩溃。

太刀的刀锋架住袭来的刀锋,在黑气缠上之前抽刀砍下去,眼前的溯行军顿时被砍成两半,在风中消失。

下一个。

敌打刀。

太刀举至胸前,周围声响如潮水般褪去,最后凝聚成刀锋上嗜血的寒芒。

他右脚微微向侧面移了一下,将机动发挥到了极致,持刀迎了上去。

看到这一切的今剑有些着急。太刀机动不强,这样的作战方式很容易吃亏。他想去帮忙,但是被溯行军挡住去路。

在接近时,小乌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甫一接触,打刀应声而断,而后太刀力道不减,刀锋直直划过溯行军黑色的身体。

黑色的烟雾在荒凉的战场上散去,溯行军的嘶吼仿佛还在耳边,小乌数了数,溯行军已经被解决完了。

他跑到同伴身边,把两振刀上下打量了一遍。

“太好了,都没有受伤呢!”

帅气的付丧神温柔地回应“嗯,似乎大家都没有什么事呢。”他伸手揉了揉小乌的头发。

小乌愣了愣,有些迟疑“可能有些奇怪,可是.......”他咽了咽口水“....能再摸摸我的头吗?”

哎?

为什么不是我啊.....

今剑鼓起了脸颊,十分不开心!他跳到小乌身上,大声说“为什么不是我!”他低下头,声音里慢慢的被小伙伴抛弃的失落“明明、明明,我也可以嘛。”

烛台切十分包容的笑了笑,又揉了揉小乌的头发,在收回手之前,出于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也揉了揉今剑的头。

小乌眨眨眼,小心的把手放在今剑头上,看他没反对后,又大着胆子揉了揉。银白色的头发摸上去软软的,他不由发出感叹“真软啊!”

烛台切在一边看着好笑,他当然看得出今剑不是想要被摸头,而是摸他的头,类似于一种明明我们玩得好你却找别人的别扭。可惜小乌不知道。

今剑更不开心了,他戳了戳小乌的脸颊,丝毫没有自己也鼓起了脸颊“你怎么这么傻!”

小乌不解的歪歪头,为什么今剑更不开心了?


评论(2)

热度(47)